•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观点评论

任连仲:走好“大数据”运用之路

时间:2014/8/6 13:56:21  作者:任连仲  来源:HIT专家网  查看:0  评论:0
内容摘要:关于“大数据”运用,著作在出,媒体在大力宣传,领导层的讲话也不乏提出要求。但实际行动似乎并不那么踊跃,在医疗行业的案例似不多见。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从认识角度看,一是一些医院信息科认为“我是搞信息系统建设和运维保障的,当前的事还忙不过来,顾不得那些”,甚至认为“大数据”运用不是...
关于“大数据”运用,著作在出,媒体在大力宣传,领导层的讲话也不乏提出要求。但实际行动似乎并不那么踊跃,在医疗行业的案例似不多见。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从认识角度看,一是一些医院信息科认为“我是搞信息系统建设和运维保障的,当前的事还忙不过来,顾不得那些”,甚至认为“大数据”运用不是自己的事;二是做具体工作的一些人把“大数据”看得太大了,以至于不敢轻易为之,即便做了一些事,总觉得事情还小,还不够格,认为不值得对外宣扬;三是一些人把这看做一项新技术,指望别人给出手段或工具后再来行动。

我认为,开展“大数据”运用急需解决几点认识问题:

第一是明确分工机制。

要把“大数据”运用做为信息系统主管部门(如医院的信息中心或信息科)的一项常规任务。信息化本身就包含着信息系统建设和信息服务的提供。虽然信息系统应用过程中已经完成了数据的第一次利用,也提供了一般性的综合信息查询、临床数据调阅和常规报表,但这还不属于数据的再利用。现在,电子病历系统的建设和应用日益普及和深入,积累的数据类型越来越多,数据量越来越大,数据库中的数据已经进入“大数据”范畴,对这些数据的再利用,理所当然也应该是信息科的主要任务之一。如果说,多年来大家一直是以信息系统建设为主,时至今日,应该是在完成系统建设的同时开始重视数据的再利用了。

为什么将“大数据”运用任务落在信息中心或信息科最为合适?这是因为,对数据库中的数据内容和存储结构最清楚的莫过于信息系统的主管们,数据的再深入利用,“大数据”价值的深入挖掘,主题信息检索和某些专业规律的探求等“大数据”的运用任务,理所当然的应该由医院信息中心或信息科肩负起来。还有一点应该看到,开展“大数据”运用、“信息服务”,与信息系统建设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发生在301医院的一些新情况说明了这个问题。301医院计算机室在向临床科室提供的“信息服务”逐渐增多之后,临床科室便主动提出,要求建立“我们的专科电子病历”,以便更充分地满足医学研究的需要。这不正是“送上门”来的天然的系统建设的配合者吗!

明确了这一点,也就是从机制上、从分工上解决了“大数据”的利用和管理问题。

第二是怎么切入“大数据”运用。

各家有各家的情况,需求不一样,人力资源也不一样,从哪儿着手,怎么做,都将不一样。就一般情况,提出两点意见:

    1、从大处着眼,从小处做起。

在多年的信息化实践中,大家都体会到,用户的需求总是逐步深化的,“大数据”运用也必然是逐步深入的,不可能每家第一把都能挖出一桶重金。

我们观察一下301医院的“大数据”利用探索。301医院是最早一批建起电子病历系统的医院,到目前,数据库中已经存有近580万份病人主索引,已经积累了110多万份电子病历。对这些数据的再利用需求,最早是由医生们提出来的。医生撰写论文时需要检查检验等数据支持,于是他们找到计算机室,请工程师们按照给定的条件(如临床诊断)找出相关病历,然后他们自己再从病历中摘录所需数据,这样的要求在计算机室能很快得到满足;进而,医生们干脆将所能想到的条件全部给出,请计算机室直接找出所需数据,这些要求也一一得到了满足。这些“信息服务”,不仅提高了论文质量,也大大提高了成文效率。接着,搞课题研究的也来了,从事医疗管理和物资管理的机关科室,或为了弄清某项业务运行情况,或为了制定某项管理措施,也陆续来到计算机室,请求数据支持。为应对这种不断增长的信息服务需求,计算机室已经把这种服务作为一项日常任务之一。

这样的“信息服务”,301医院计算机室已经开展了两三年的时间。粗略统计,仅最近一年时间就完成了360多件。其中:撰写论文和临床课题研究的约占45%;管理机关制定管控措施或撰写材料的约占23%;其他的,如统计某种项目的收入、统计某些临床项目执行件数、查询某类病人相关信息等约占32%。因为服务内容越来越多,给出条件和索要内容越来越复杂,301医院计算机室已经陆续设计出一些很实用的检索工具,例如:专门应对检索检验结果的“检验查询统计软件”;专门应对检索病历的“临床病历提取软件”;更多的是还没来得及起名的大量专用的SQL语句集合。

除了这些日常的信息服务之外,本室的张震江同志还与门诊部共同利用《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基金》专门建立了一个课题,对门急诊运行数据进行分析研究,使门诊医疗资源达到最合理的配置。其研究结果已经有效用于门诊部的资源调配。研究方法及应用效果可详见《中国数字医学》2014年第5期和第7期上发表的《通过患者行为分析决策门急诊管理的方法研究》和《运用计算机可视化模拟技术改进门诊药房发药流程的实例研究》两篇论文。据悉,北京肿瘤医院、北京天坛医院等利用数据库的数据,在辅助医院管理决策、给出全院的、科室的和个人的绩效考评等方面也都做出了很受欢迎的结果。

这类“信息服务”固然已经展示出“大数据”运用的良好效果,但仍然是初步的、初级的。一是开展得还不够普遍;二是还多是被动的,是用户求上们来才进行的,如果进一步走上主动,广而告之,告诉广大医护人员和管理人员我们这里可以提供你们所需的“信息服务”,可以料到,前来索求者还会踊跃得多。这两步走上去之后,信息服务者积累了经验,有更多的用户对“大数据”的潜能有了较为深入的认识,这时再与医学专家和管理专家结合,通过“大数据”运用,探索出某些可用于指导医疗和医院管理的规律性的东西,则“大数据”运用所展现出来的价值就会更为显赫。

2、在实践中创建符合实际需要的工具和手段。

如企业家马云所说:“大数据不是硬件,大数据不是软件,大数据是服务能力的体现。”这句话给出了“大数据”运用的实质就是“信息服务”。对“大数据”服务的需求肯定是各种各样的,绝对不能指望有一种万能工具,有了它就可以做到“要什么就可得到甚么。”有人说,301医院的那些做法是初级的,做的那些事情还构不成“大数据”运用。诚然,他们目前的做法确实是初级的,须知,任何一件新事物的出现都是从小到大,从局部逐渐发展到全局的,任何新成果的研发都需要积累,新的、好的工具的产生,也都是在服务过程中逐步磨练出来的。

我国在开展医疗卫生信息化建设的第一步时,基本上做到了在学习先进经验的同时紧密结合我国实际,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在开展“大数据”运用这一新而广阔的服务领域的时候,我国的医疗信息化工作者,应该继续发扬这种“从实际出发走好自己的路”的精神。如果面对用户需求,能够进行深入分析,做出合理模型,设计最优算法,给出良好的结果和展示,就能做出一个个实用工具。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和积累,再进一步归纳综合,定能创造出适合自己的先进又实用的各式各样的技术和产品。须知,任何先进实用的产品都是这样做出来的,都是在实践中磨练出来的。学习别人的和创造自己的永远是一致的、统一的。

3、建议开放服务,在确保国家利益不受损失、确保个人私密不被泄露的前提下,开展有偿服务。

除了本院之外,谁还需要医疗数据分析和信息提取?首先是制药企业,其次是卫生研究机构和卫生管理机构。此前,因为数据“保密”,曾经发生过数据被盗(抛开为私发红包而为的)事件,曾经发生过某研究机构欲出资购买某类疾病的治疗数据而被拒绝。设想,如果把其中的合理需求,采用“导”的办法而不是“堵”的办法,实行有管有控的敞开服务,不仅可以减少矛盾,还可争取双赢。

最后,提出一个倡议,即:为使我国卫生大数据运用之路走得健康有序,现在就应该着手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大数据”运用的评判指标(或称指导意见),以此来凝聚共识,鼓励创新,引导“大数据”运用健康有序发展。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相关评论

天津市医疗信息化建设协作联盟网http://www.his2000.com) 投稿信箱:hao_shy#126.com (请将@代替#)

站为公益网站,所有内容来自原创或网络转载,仅供个人学习和研究使用,如侵犯您的版权请来电或来函指出,本站立即删除